当前位置:FIRSTYLEPRODUCTSLTD奇闻强行将男孩改造成女孩,为了私利,他进行了这场惨无人道的实验
强行将男孩改造成女孩,为了私利,他进行了这场惨无人道的实验
2022-11-23

性别认知是天生还是后天,这是一个困扰了科学家许久的问题,而围绕着这个问题,曾发生过一次惨无人道的性别认知实验。

进行这场实验的科学家叫约翰·曼尼,他是一位心理学家、性学家和作家,他1921年出生在新西兰摩林斯维的一个基督教友爱会的家庭,在威灵顿维多利亚大学学习心理学,为了在匹兹堡大学精神病研究所学习,他在1947年移民到美国。他后来离开匹玆堡,并于1952年在哈佛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从1951年起直至过世为止曼尼都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儿科和医疗心理学的教授。

他因为在性认同方面的研究而著名,曼尼在他的生涯内创制了不少具影响力的理论和专有名词,包括性别认同、性别角色、性别认同/角色和爱情地图等。他一生总共发表过总计2000余篇的文章、书籍与评论。共获得了约65个荣誉、奖项和学位。

曼尼是最早研究性别流动和社会性别认同对个体的影响的心理学家之一。他坚信“性别中立论”,他认为儿童在出生时是无性别差异概念的,对性别的认知几乎都来自于后天的环境和教育,如果从小对儿童进行“性别的再分配”,并加以正确的培养,他们都能摆脱原来的性别。

对于自我性别的认知是指,比如你是一个男生,你就认为自己是男孩,你是一个女孩,你也的的确确认为自己是女孩。但是有些时候会出现跨性别者,就是一个人的生理特征是男性,但是他认为自己是女孩,这些人在心理上无法认同自己与生俱来的生理性别,相信自己应该属于另一种性别。(所以这和同是有本质的不一样的,因为无论是男同还是女同,对于自己的性别特征都是认同的。比如男同,他是把自己看作男性的,只不过他的喜欢对象同样是男性而已)

而曼尼则认为,性别认知是可以改变的,之所以具有男性特征的人会坚决认为自己是男生,是因为受到了后天环境的影响,从出生开始,父母到路人,都认为你是男生,所以你就认为自己是男生。

也就是说,孩子的性别来自于后天的培养, 也就是说只要男孩照着女孩养, 就会变成女孩。

为了佐证这一观点,他还设法从一群双性人之中得出支持其理论的数据,他随意地决定这些双性人的性别,很多有微小阴茎的儿童被分配为女性,即使他们的基因型为XY,而理由更为荒谬,他纯粹认为阴道的再造比阴茎的再造简单得多。

然而双性人得出来的实验数据毕竟缺乏说服力,因为双性人本身就自我认知很模糊,既然后天受到了影响,那么倾向于某一性别就是很正常的。刚好这个时候,曼尼遇到了绝佳的实验对象。

1965年8月22日一个加拿大产妇诞下了一对双胞胎兄弟,这两个男孩分别叫布鲁斯和布莱恩。

在他们刚满半岁时,被发现有包茎问题,这使他们在排尿时有困难 ,本来这种情况只需要进行一个简单的包皮切除手术即可解决 ,但是不幸的是,治疗过程中发生了灾难性的医疗事故,布鲁斯的生殖器被用来封闭血管的电灼针给整个烧掉了。

在当时,成年男子重建男性器官都很困难,不要说对婴儿了。这让这对夫妇十分惆怅,该如何告诉长大后的孩子这样的情况。

而这个时候,曼尼找到了这对夫妇,曼尼这个时候已经是美国著名的权威专家,他很快赢得了这对夫妇的信任。

他们接受了曼尼的建议,让布鲁斯在22个月大时接受了性别重置手术,他的睾丸被切掉,装上女性的外阴,并改名为布兰达,而他们的父母也被嘱咐不要告诉布兰达他出生时是男孩的真相,这样才能重新塑造她的认知。

这一场最为惨无人道的“性别认知实验“就此展开。他们有相同的基因、相同的家庭环境、甚至连子宫内环境都完全相同,那么他们一开始的性别认知肯定也是相同的,如今,布鲁斯变成了“布兰达”,如果他长大以后对于自己的女性身份毫无疑义,那么他的“性别中立理论”就无懈可击了。

做了性别重置手术后,曼尼博士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观察他的实验进度,并对布兰达实施一系列帮助性别认知的“后天教育”。他告诉她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差异,并拍摄了她和哥哥的全裸照片,在进行对比后曼尼博士试图说服她,她有和布莱恩不一样的生殖器,以巩固她的性别认知。

7岁时,他就给她展示了一个妇女生下一个女婴的照片组。 12岁时,在长期的服用激素之后,布兰达成功长出了乳房。 。

服用荷尔蒙,布兰达的胸部变大

此外,他还说服布兰达的父母,在这两个孩子身上进行一些所谓的“性爱演练”例如他要求布兰达张开双腿,让布莱恩趴在布兰达身上做“冲刺运动”。曼尼博士认为幼童期的“性爱演练”可以帮助儿童建立一种更加强烈的性别认知。

然而,这样的行为对于两人还未成年的孩子来说,精神上遭受了巨大的折磨与创伤,这样的折磨伴随了他们一辈子,他们两个人后来多次表现出自杀倾向。

而“布兰达”自己呢,尽管曼尼不断向他灌输“女孩”的设定,但是他的潜意识极度排斥自己是“女孩”,兰达从小无论在思想还是行为上,都表现得更像个男孩。她不仅非常憎恨穿裙子,还总是试图将裙子撕碎,她喜欢男孩子的游戏和玩具,而且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从幼儿园开始就一直是问题学生。

她的童年也几乎没有朋友,她不喜欢跟女生玩,但是男生又对他加以嘲笑。

而且曼尼原本是打算在布兰达进入青春期后,对她作进一步的人工阴道手术,所以她童年时期排尿全都是靠在肚脐上的人工尿管完成的,再加上虽然经常打荷尔蒙,但他的男性特征还是没有全部掩盖,所以,他上厕所既无法进入男生厕所,也无法进入女生厕所。

这导致了在他的童年,他既不被女孩接受,也不被男孩认同,他的精神遭遇了极大的折磨。

这样的精神折磨让“布兰达”患上了抑郁症,多次想要自杀。

接受采访的“布兰达”母亲

尽管“布兰达”如此痛苦,曼尼却罔顾这些事实,为了自己的名气财富地位,声称这项实验非常成功,从“布兰达”9岁开始,他就向外公开了这个实验,并把这对双胞胎化名为“John and Joan”发表了论文,声称这是性别研究史上,史无前例的成功,但事实上,在这篇论文中大量的细节都被曼尼隐去,只选择了对曼尼有利的观点。

发表这篇文章后,曼尼每年仅访问利马家一次,而“布兰达”的父母看到孩子如此痛苦,出于种种原因的考虑也对曼尼谎称实验的成功。

布兰达父母

而到后来,曼尼给的建议对“布兰达”兄弟的伤害越来越深。大卫在13岁时就萌生出自杀的念头;布莱恩也由于曼尼的实验而罹患精神分裂症。看到自己的孩子如此痛苦,“布兰达”的父母断绝了和曼尼的联系。

但是曼尼却自始至终都在欺瞒着社会,向社会宣告自己的实验是如何地成功,他得出的“性别取向乃后天决定,与先天性别无关”的推论,这项理论虽有争议,但却主导了医学界三十多年,很多人几乎相信他已经成功验证了“性别中立理论”,曼尼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拥有了无数信徒,还成为了这个领域的泰斗。

而这也导致了许多严重的后果,比如很多家长相信通过心理和精神治疗可以改变孩子的性别认知,比如杨永信的电击疗法。

而“布兰达”怎么样呢?随着曼尼的不断出名,他的信息也慢慢被人曝光,有许多医学专家经常过来参观他。而得知自己是男孩的“布兰达”却变得快乐了起来,他一直以来都为自己性别烦恼,原来自己真的是男孩。

知道真相后的“布兰达”毫不犹豫地决定做回男生,并把自己的名字改为 “大卫”。从此,他开始定期接受睾固酮注射,并切除了两个因为荷尔蒙变大的乳房 ,并且,为了让其他人认同自己的男性身份,他开始刻意抽烟,去做许多男性化的事情,而这些行为让他觉得很满足。

变回男性的“布兰达”和哥哥布莱恩

十六岁那年,他收到了包皮手术事故的赔偿金,用这笔钱,他接受了两次生殖器再造手术,变回一个真正的男性 ,在二十三岁时,他还与一位名为Jane的女子步入婚姻殿堂,同时成为三个孩子的继父。

而大卫后来还向记者约翰 · 科拉平托和性学家米尔顿 · 戴蒙表达了对曼尼的控诉。戴蒙说服大卫将自己的经历公诸于世,以阻止其他医生继续实施对幼童的性别重塑手术,1997年12月,大卫的故事由约翰 · 科拉平托发表于《滚石杂志》,并引起了国际间的重视。

可惜曝光并没有阻止兄弟二人的悲剧,他的哥哥布莱恩自从得知自己不是家里唯一的男孩,认为是自己的弟弟抢夺了所有属于自己的关注,再加上小时候遭受的精神创伤,他在2004年过量服用抗抑郁药物死去。

而大卫虽然一直想要努力地生活,可惜因为身体的原因,加上同学的排斥,大卫也因为没完成的学业,只能做着混口饭吃的工作,他把他的故事卖给了一个电影商,但钱款却被别的商人骗走,当时他的老婆Jane也要求跟他短暂分居,这一切导致本来就有抑郁症的大卫做了一个疯狂的举动,2004年5月5日,他开车到超市的停车场,用一把猎枪对准自己的头部,结束了自己仅38岁的年轻生命。

然而,面对大卫的死亡。83岁的曼尼却固执地不接受自己的错误,他认为大卫的案例之所以失败,是因为大卫的父母太过犹豫,给他做手术太晚,在后来接受女性化的“治疗”时,又不够卖力,所以性别选择之门关闭了。(曼尼有许多理论都对科学界产生了恶劣影响,比如给恋童找合理化地解释)

媒体报道大卫的悲剧

2006年7月7日,85岁的曼尼在美国去世,他的性别认知实验给了科学界巨大的警醒,那就是不要妄图后天去改变孩子的性别和性向认知。这只会对孩子的身体和心理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现在科学普遍认为,在胚胎发育时期,就会有各种决定性别的激素分泌,这些激素不但可以使胎儿表现为不同性别,还能使其获得相应的性别认同,尽管孩子是在几岁后才能用言语表达自己的性别,但其实这种性别认同早就在怀孕三个月内形成(性别认知是先天的,但同是先天还是后天,科学界还没有定论0

另外,很多家长喜欢用“性别中立”的育儿方式,这其实也是有问题的,大量神经影像学研究表明,两性脑部的确存在差异。针对126项研究的荟萃分析表明,男性的总脑容量大于女性。男性前后脑之间的白质联系较强,而女性左右半脑之间的联系比男性更加紧密。

所以“性别中立”的育儿方式很多时候反而会阻碍孩子的发展。